Haldane, J.B.S.: On Being the Right Size

有趣的科普小文章。每种动物适当的大小,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一个比普通人长宽高都大十倍的巨人,骨骼横截面的单位面积上要承受百倍的重量,必将骨骼压垮。

文章结束时,从生物学引申到社会学,将古希腊城邦的民主体制与现代英美的政治体制和低等生物与高等生物做类比 ——GRE考题的思路。

(GGB Vol. 8, pp. 149-154)

Curie, Eve: The Discovery of Radium

居里夫人的小女儿为她写的传记中的一章:镭的发现。

居里夫人的故事,让我仰望。

 

现实中,科学一方面被神化、宗教化,而另一方面,却也被恶俗化、功利化。

既无天分,也不勤奋,又不屑于功利,哪面都不占,也就注定了无望。

 

只想逃……

(GGB Vol. 8, pp. 32-42; Chapter XII of Madame Curie)

Tyndall, John: Faraday as a Discoverer

法拉第传记的前三章。

作者是法拉第的同事,也是物理学家。行文是科学文体,简单、明确,几乎不带感情色彩地介绍法拉第的生平、科学成就,那些论文,那些实验。毫无疑问,法拉第是一位执著的科学家,为科学而生。

文中很多具体的物理实验,想来高中时是做过的。

***

想起高中物理老师。

老师是个神人,当时四十出头吧,个子小小的。在高考是一切的压抑环境里,上物理课是一件很开心的事。老师爱讲笑话聊闲话,有时说着说着半节课就过去了,才想起回到物理上。可他的课讲的非常好,那是一份举重若轻,气定神闲。

一次体育课上,我们在操场上翻垫子,前滚翻后滚翻什么的。老师正好路过,看着我们笑,然后说,我也会,于是就在垫子上给我们翻了起来。还能想起老师当时笑笑的样子。

好多年前听说老师退休了,回了村里。

希望老师依然健在。依他的性格,一百岁,没问题。

(GGB, Vol. 8, pp. 8-28)

Fabre, Jean-Henri: The Sacred Beetle

法布尔《昆虫记》中的《屎壳郎》。 这篇以前读过中译。

 

春天的描写动人极了。

经由了法布尔敏锐的眼睛、细腻的文字、以及敏感的心,春天,别一样风景别一样的情。

这样极美万物复苏的春天,法布尔和他的同事到郊外, 是去研究屎壳郎。

 

屎壳郎不厌其烦地推粪球,精彩有趣至极。

与传统观念两个或多个一起推是主动的互助行为不同,法布尔通过有趣的实验认为这是一种抢劫行为—— robbery!

 

***

想起窗外,蒙蒙细雨,也春意盎然。

(GGB, Vol. 8, pp. 105-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