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kespeare, William: The Taming of the Shrew

先读了朱生豪先生的中译《驯悍记》,才读得了英文版。

 

莎翁的喜剧,虽荒诞,却乐不出来——这是写给贵族男子看的喜剧,不是给我。

引言

一贵族男子路遇一贫穷补锅匠睡在寒冷的地上,他令随从将他带回,告知他本为贵族,只是噩梦自己是补锅匠。—— 拿穷人取乐。 作者没有写结局,不知闹剧结束之后,补锅匠怎样被对待。 但愿那贵族对穷汉耍乐之后还能有一些恻隐之心。

戏中戏

一富人娶一悍妇为妻,驯服她,靠威胁、饥饿,使她俯首,唯唯诺诺。

去年曾去看马戏。原本兴奋开心,在入口处看到动物保护者举牌抗议,心中很不是滋味。还是看了,却已知这是一生最后一次看马戏。前半部演员的演出已经非常精彩,多希望那天没有动物的演出。很不忍,十几只老虎温驯如绵羊……

——驯服背后是难以想象的残忍,无论对人,还是动物。

 (GBWW Vol.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