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 Apology

苏格拉底的【申辩】,荡气回肠,气度非凡。

 

感觉上应分两部分:

I. 驳斥指控

针对长久以来的指控:S 专门搜罗并教唆天底下的坏事做。

 

S 的回应:

  1. 不教别人。 如能教授别人美德,那是荣耀, 但我没有这样的知识。
  2. 德尔菲神谕说没有比S 聪明的人,所以S 想找出比他更聪明的人以反驳,结果遇到的到处都是自以为聪明却不知自己无知的人;因而树敌很多。神是聪明的—— 他是想通过S 使人们知道自己的无知。

 

驳斥Meletus 的指控——腐蚀青年,不相信这个城邦的神。

II. 谈生命的意义

生命的意义,如阿基琉斯为荣誉选择死亡的命运,不因惧怕死亡而偷生。

 

S 是在完成神的命令——哲学家的使命,不惧死亡。

 

害怕死亡不是真聪明,是在假装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 没人知道,是否,或像人们害怕的那样,死亡是最邪恶的,虽然可能不是最好的。

 

S 被问,为什么人们喜欢和你谈话呢?因为他们喜欢听对假装聪明人的盘问,很有趣。 现在这个盘问其他人的职责是神赋予的。

 

那句话从此文中来: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

 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

可以这么想么?审视人生——这就是苏格拉底哲学家生命的意义。

 

他的死,或是神为他选择的道路,只是假借了雅典人之手,以示世人,几千年。

 

***

在读过的几篇有关苏格拉底的文章中,最喜欢这篇。

 

笔记有些凌乱,但还是从中抓到一些线条与感觉。

 

 (GBWW Vol. 7)

Plato: Meno

苏格拉底与 Meno 的对话。两个话题:什么是美德;美德或知识是可教学的么。

I

M 问 S: 美德从哪里来? 怎样得到?

S 推托,你生活在以富裕智慧著称的地方,而我在穷乡僻壤。  称自己不知美德是什么,也从不知其他的谁知道。

M 说, 你没见过 Gorgias 吗?

S: 见过,但我记忆力不好,不记得他说过啥。 我猜想你和他的想法类似,他不在,你来说吧。(S 很狡猾。)

(第一次尝试:)

M: 这没什么难的。 一个男人的美德...一个女人的美德...不同年龄不同生活状态的人们,有各种美德。

S 讽刺地说:  我多幸运啊! 我问你一个, 你给我那么多 (a swarm of them)。 S 想问的是抽象的 virtue,不同人的美德应有共性。

(第二次:)

M:Virtue is the power of governing mankind.

S反驳:

 Can the child govern his father, or the slave his master, and would he who governed by any longer a slave?

M 妥协,认为

Justice is virtue; courage and temperance and wisdom and magnanimity are virtues; and there are many others.

但S 认为:白马非马。 要更抽象的定义。

(第三次:)

M:Virtue is the desire of things honourable and the power of attaining them.

S 一连串的推论, 又推到公正诚实等等是美德, each of them is a part of virtue.

并问: 不知道 virtue 的人, 可以知道 part of virtue 么?  能不能不用 part of virtue 来解释 virtue?

(一边读一边乐: 苏格拉底真是难缠! )

II

S 声称自己不知道什么是 virtue, 但可以一起来探寻。

Meno 反击: 你怎么问你不知道的事? 如果得到了你想要的,怎么知道这是你之前所不知道的?

S:  灵魂不朽。 在出生轮回之前, the soul has learned all things。 学习仅是一直回忆。

现场证明,找来一个 M 的奴隶男孩,一连串“诱惑” 式的问题,一步步让男孩说出之前从没有学过的数学知识。

All enquiry and all learning is but recollection. We shall be better and braver and less helpless if we think that we ought to enquire.

III

M 又绕回来:美德从哪里来,是可教的么?

又找来Anytus 来问, 在雅典去哪里可以学 virtue。没几句话把 Anytus 也绕了进去。

其中一个例子:Cleophantus 有精湛的马术,却没有从其父 Themistocles 成为一个出色的有声望的人。 如果美德是可以教的, 他不愿意教自己的儿子么?

况且, sophists 收钱收徒,谋取利益,被认为不可信,而社会中的智者又不授业。故没有老师,学生自也无从谈起。 那么美德从何而学?!

Anytus被激怒。 Anytus 是三个起诉苏格拉底的人之一,也该是个谦谦君子,非恶棍之辈。

S 认为,美德不是建立在知识的基础之上,所以不能教。

IV

最终也没有明确的定义,美德是什么。

只是回到了神。

***

时不时就被苏格拉底绕了进去,也没仔细去想他的那些推论前提怎样,是否符合逻辑学的原理。

只是看热闹了。

有些好奇,不知现代人对美德的定义怎样。

(GBWW Vol. 7)

PS:

开始读GBWW,没有这套书。本篇 阅读内容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