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读过《致读者》,想起去年年底前的一篇小记,记录了一点点开始读这两套书的心情。

 

之前,从去年初发现并开始读 GBWW, 当时以中译为主。 年底,读过【How to read a book】买到【Great Treasury of Western Thought】,想着重新开始我的十年读书计划,很兴奋,呵呵。。。

 

想起两年前的一篇日记【读书的路,通向哪里?】

每天泡在书里,有阅读的愉悦,也有如雾的迷茫,不知这读书的路通向哪里。 不说功利因素,不说单纯书目的堆积,读书本身的积累是什么? 读书,让情感丰富,了解别人也了解自己;读书,追求心性的自由驰骋与心态安宁; 同时,读书也让我多了些许傲慢与孤寂。。。。。。

然后呢,那座大山,是什么?那汪大海, 彼岸在哪里?我看不到。 我只是不能停止地读着,如漫无目的的行者。。。。。。

 

而今,似乎是比那时有了些许感觉,好像往前走了几步。我多少理解了布鲁姆所说的——阅读西方正典的真正作用是增进内在自我的成长。无形中,我或在追求一种对人性的理解或自我心性的成长。

 

一直以来,我的读书都是漫无目的,休闲式流浪式的。好像有些不够满足了—— 我想登山,去做一个真正意义的读者。

 

我站在了山脚下,使劲抬头仰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山;我来到了海边,尽管全然望不到岸。 Mortimer J. Adler 的【How to Read a Book】给了我一个指南针,一个登山杖。

 

***

现实世界太过狭小令人窒息,游荡的魂灵需要宽广深邃的苍穹。

 

去年的几句摘抄,摘自布鲁姆的【西方正典】,虽然那本书的大部分都还没读——需要先读原著,然后才看得了评论:

 

【西方正典】假如我们读经典是为了形成社会的、政治的或个人的道德价值,那我坚信大家都会变成自私和压榨的怪物。我认为,为了服膺意识形态而阅读根本不能算阅读。获得审美力量能让我们知道如何对自己说话和怎样承受自己。

 

莎士比亚或塞万提斯,荷马或但丁,乔叟或拉伯雷,阅读他们作品的真正作用是增进内在自我的成长。深入研读经典不会使人变好或变坏,也不会使公民变得更有用或更有害。心灵的自我对话本质上不是一种社会现实。

 

西方经典的全部意义在于使人善用自己的孤独,这一孤独的最终形式是一个人和自己死亡的相遇。

 

莎士比亚不会使我们变好或变坏,但他可以教导我们如何在自省时听到自我。接着,他也许会教我们如何接受自我及他人的内在变化,也许包括变化的最终形式。哈姆莱特是死亡派遣给我们的少数几位使者之一,死亡从不在我们与那冥界之间不可逃遁的关系上撒谎。

 

还有黑塞的那句话:

 

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但是他们能让你悄悄成为你自己。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