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克斯 【霍乱时期的爱情】

经典爱情小说,作者试图在穷尽各式各样的爱情。

 

从写费尔米纳丈夫去世的那一段始,就开始非常喜欢这个倔强的女人。对于社会名流丈夫的去世,

费尔米纳从成为未亡人的那一刻起,就不像她丈夫担心的那样孤独和无用。她下了决心,毫不妥协,不允许利用她丈夫的遗体做任何事情,包括共和国总统拍来的电报都没有用, 那个电报命令把尸体放在红箱子里摆在省府会议厅让人们瞻仰。她冷静的头脑反对在教堂为丈夫守灵。那是大主教亲自要求的,她只答应在举行葬礼弥撒时把尸体移到教堂去。被各式各样的要求弄得手足无措的儿子出来调停,她也仍然毫不动摇地坚持她的农村观念:死者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他的家庭。他们应在自己家里喝着苦咖啡,吃着奶酪饼守灵,每个人都享有充分的自由,想怎样哭就怎样哭。他们将免去传统的守灵九昼夜的仪式,在葬礼之后就把大门关闭,除了最知己的客人之外,不接待任何来访者。

 

合上书,想到的仅是:

呵呵… 爱情,爱情

 

***

暮年,阿里萨用了一生的时间,等到了他初恋情人费尔米纳丈夫的逝去,和她终于有了一场惊为人天堪称死亡舞蹈之恋。

 

我总是不相信这样的爱情。

就觉得作者没能免俗;或者,我是俗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