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的话题

才提到可以回国两边跑,我就又处于那种激惹的状态。几乎每次都这样。

对于回国工作,我有着强烈的抵触,甚至有一天梦到回去工作,再没机会回美,特别难受地醒来。这远不是因为面子尴尬这样的简单。

 

大学时, 快乐张扬,喜欢有朋友找人聊天。常和朋友们带着排球进餐厅,半个食堂都听得到我们的叽叽喳喳。

来美之前,在高校工作读书十年。似乎一切都好,可那样的日子却过得特别压抑。政治上的原因自不用多说,那是一个充斥着谎言的地方。整个生活,包括亲情,都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我被锁在其中。人,只是那个网中的一分子、一个结。

我似乎是在挣扎着缩小自己,闭塞自己,以减少那种束缚。十年后离开时,安静孤僻,怵和人打交道。

 

其实想来,或不是中国的社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好,只是我不属于那里。 或说,我不属于哪个社会,无论中国还是美国。

美国的生活,清苦,要为生存而挣扎,却拥有一份心性的自由。读书,又带给我一片广阔的天空,日渐沉淀着浮躁。

我注定属于这种放逐的日子,也必然要承担这种生活的艰辛。

 

我对父母承诺,到他们的生活必须需要我的那一天,我会回去。也相信有了这些年的经历,回去也会坦然地应对现实。但从内心,除了父母,没有任何一点点吸引我回去的理由。

 

活在这个世上,我承认我的小我,没有大的视野;也不够强大与豁然,能够在那个网里游刃有余。

 

只想活一个真实的人,自然的人,

随波逐流,自生自灭。

 

***

咳,我真的没有到可以在无人岛上生活的境界。

多少年的车轱辘话,无趣,却还在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